浙数文化

用文化力量熔铸新时代兵魂

更新时间:2021-06-10

  40年改革开放,40年披荆斩棘。国家在砥砺前行中走上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国之路,军队在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不断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过程中,实现了革命性重塑。正如习主席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讲话所指出的那样:“人民军队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能力显著增强,成为保卫人民幸福生活、保卫祖国和世界和平牢不可破的强大力量!”改革开放40年,是军队服从大局、服务大局,探索前进的40年,也是军队经受长期和平环境考验、不断与和平积弊作斗争的40年。相对长期的和平环境,鲜有生与死的考验,少有铁与火的碰撞,容易滋生“和平积弊”,磨损部队的“战味”“兵气”和“血性”。习主席曾发出胜战之问:“在党和人民需要的时候,我们这支军队能不能始终坚持住党的绝对领导,能不能拉得上去、打胜仗,各级指挥员能不能带兵打仗、指挥打仗。”能否经受住拷问,这是摆在全军将士面前的时代课题。

  和平从来都是国家的福祉、人民的愿望。和平无过、繁华有功。军队染上“和平病”,不是和平环境之过,而是军队安不思危、忘战懈怠,丢失了想打仗、愿打仗、敢打仗的精神和魂魄。历史经验表明,没有勇武血性的精气神,和平就是煮蛙温水、就是柔情杀手、就是无情皮鞭。和平拷问的真正痛点,不是军队的躯体,而是其精神和魂魄。

  丢掉了精神和魂魄,军队最容易腐烂。历史上许多能征善战的军队,在艰难困苦的战争中,越打越勇,愈战愈强,所向披靡,而一旦夺取了政权,进入和平时期,便骄奢淫逸、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丧失了打仗的精气神。罗马军团、蒙古铁骑都是如此。据史料记载,清朝中后期,八旗兵日渐腐败,只能靠,而最后也走向腐败。到处充斥着“钻营、奉迎、取巧、油滑、克扣、冒饷、窝娼、庇盗、开赌场、吸鸦片”等现象,战斗力每况愈下。

  丢掉了精神和魂魄,军队经不起和平的考验、更经不起战争的考验。战争和治军规律表明,战胜始于治胜、战败源于治败。纵观宋朝的亡国历史,一幅清明上河图就是最真实的绘画版注解。浩浩长卷中,有驴队送炭、欢楼美禄、客家登船、小铺闲坐、临街神算、正店开张、巷尾九流等林林总总的浮世繁华,却唯独没有弓马卫守、练兵骑射的战备场景。唯一所见的一个武官却骑在马上,前呼后拥,一派养尊处优、雍容散懒之气。敞开的城门无人把守,望火楼上无人瞭望,一些禁军士兵或安闲卧睡、或忙于运送军酒,整个汴京就是一个不设防的城堡。由此不难判断,宋朝的灭亡,不只是辽金的贪婪,不只是元蒙的强悍,而真正的杀手是繁华与太平中的武备废弛和有国无防。军队最终是要经受战争拷问的。如果军人忘记了职责、失去了血性、颓废了风骨,沉沦于莺歌燕舞、酒场饭局、纸醉金迷,失去了打仗的精气神,就必然要在战争中遭受惩罚。

  军队的精神铠甲离不开兵魂文化熔铸。古人讲:“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武为表,文为里。”对一个人来说,文化是灵魂,人没有灵魂就是行尸走肉。对于一支军队来说,文化也是灵魂,有了灵魂,军队才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一支军队有了强大的文化支撑,就一定能保持蓬勃的生机和活力,焕发出强大的精神力量,并催生出克敌制胜的强大战斗力。

  兵魂文化说到底是一种融于血液、深入骨髓的尚武精神。梁启超认为:“吾所谓武,精神也。”“尚武精神为立国第一基础。”“尚武者国民之元气,国家所恃以成立,而文明所赖以维持者也。”“立国者苟无尚武之国民、铁血之主义,则虽有文明,虽有智识,虽有众民,虽有广土,必无以自立于竞争剧烈之舞台。”古代斯巴达在西方世界是一个弹丸小国,人口不足一万,但为什么能够对内统治十万异族,对外打败十余万波斯军队,并雄霸希腊?原因在于尚武。梁启超的呼吁至今仍有警示作用:“中国魂者何?兵魂是也。有魂之兵,斯为有魂之国。”

  军队的兵魂文化在战时是克敌制胜的利器,在平时是拒腐防变的法宝。战时,需要有勇于拼杀、敢于牺牲、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战斗豪情;平时,也需要有居安思危、枕戈待旦、兵不闲习的高度警醒与自觉。如果说战时的兵魂文化可以被逼出来、打出来,那么平时则更需要主动地塑造和熔铸。

  人民军队的强大是因为形成了充满红色基因的兵魂文化。习主席在庆祝建军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深刻指出:“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人民军队血性胆魄的生动写照。”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同志曾评价:美国人“钢多气少”,而我们“钢少气多”。这种“气”就是战斗精神。人民军队之所以能够用小米加步枪战胜军的飞机加大炮,用汉阳造、土地雷赶走了有“三八大盖儿”和“装甲乌龟壳”的日本侵略者,用一把炒面一把雪,把拥有现代化武器装备的联合国军打到了谈判桌上,就是因为人民军队在长期的革命与战争实践中,形成了血性十足、胆气十足的兵魂文化。

  兵魂,既有深厚的历史传承,又有浓郁的时代气息。习主席主持军委工作以来,格外重视强军文化建设,对培育战斗精神、锤炼战斗作风、砥砺战斗意志,进行了全面阐述,既有理论上的凝练概括,又有实践上的表率示范。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全面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打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努力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我军不仅要重塑组织形态,更要用文化力量熔铸兵魂。

  要熔铸务军备战之魂。在40年相对和平环境的浸染中,为什么军队的“和平病”与“腐败病”一度并发,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主责主业迷失。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军不思战、国之大难。“守不忘战,将之任也;训练有备,兵之事也。”要聚焦主业主责,把全部心思聚焦战场、全部精力投向打赢。

  要熔铸威武血性之魂。习主席深刻把握精神士气对战争胜负的重大影响,特别强调培育战斗精神。习主席明确指出,和平时期,决不能把兵带娇气了,威武之师还得威武,军人还得有血性。“我说的血性就是战斗精神,核心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新的历史条件下,熔铸新时代兵魂,就是要适应强军目标要求,把握新时代铸魂育人的特点和规律,着力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在全社会树立崇尚英雄、缅怀先烈的良好风尚,培养官兵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

  要熔铸干净担当之魂。岳飞曾说,保卫国家要“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和平年代的军人如果既贪财又怕死,那怎能担当得起保卫国家、保卫和平的神圣使命呢?习主席多次指出,军队是拿枪杆子的,军中绝不能有腐败分子藏身之地。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军严明军纪,严肃查处违法违纪干部,彰显了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坚定决心。熔铸新时代兵魂,就要坚持不懈正风反腐,坚持选人用人的正确导向,突出政治标准和打仗能力,着力铸造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干部队伍。

  要熔铸注重实战之魂。打仗从来都是硬碰硬的事,来不得半点虚假。军事训练上“练得假”比“练得差”更危险。甲午战争中北洋水师战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训练上弄虚作假。据史书记载,北洋舰队炮术的训练是“预量码数,设置浮标,遵标行驶。码数已知,放固易中”。这样的训练必然是:平时骗自己、战时打败仗。要深入学习贯彻习主席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一系列指示精神,更加注重聚焦实战,端正训风考风,提高全军部队的实战化水平,确保我军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歼-20实现了我国航空工业研制能力和航空武器装备建设从第三代向第四代的跨越,是中国军队重要的“撒手锏”武器。

  火箭军是中国军队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我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